闽城网-福建主流媒体,闽城--

闽城资讯网-国内外新闻时事,奇事,新鲜事

华为家属万里跨国寻夫记

更新时间:2020-10-15 23:22点击:

  丈夫是2010那年入职沙特华为的,在那儿一待近十年。2006年我们相识恋爱,2010年结婚,我们夫妻俩一直是异地状态。2011年孩子出生,我随军(见注释)到了沙特与丈夫生活。2019年初,考虑到国内外基础教育的差异性,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,我带两个孩子回国读书,丈夫继续留在沙特。2019年中,丈夫也从沙特被调动到中东地区部另一个小国——巴林。2020春节,他因工作原因无法回国。彼时,新冠肺炎来势汹汹,全国上下人心惊惶。惦念丈夫独自在外,强烈的不安和牵挂驱使之下,我毅然踏上跨国探亲之路。其中的曲折坎坷,至今回想,仍然感慨万分。

  1月31日凌晨时分,两个孩子早已酣然入睡。而我,因为牵挂远在万里之遥的丈夫,翻来覆去难以入眠。左思右想,辗转反侧至凌晨四点,与其这样天各一方的煎熬,不如做点什么。“我要带孩子去巴林找丈夫,我要让一家人团聚。”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。一向行事干脆利落的我,打定主意便立刻起身行动。凌晨五点,我就买好了机票,接着便开始收拾行李。多年奔波,我早已练就快速收拾行李的本领。清晨六点刚过,古城漳州还未醒来,我拖着行李,带着孩子,表弟开车把我们娘仨送到厦门机场。天光熹微,城市剪影快速从车窗外掠过。此时,两个孩子尚睡眼惺忪。

  上午九点,我们从厦门飞抵西安,再转机迪拜。在飞往迪拜的飞机上,收到一个消息,顿时令我手足无措。因华为中东地区部疫情防控要求,国内家属暂不允许到巴林探亲。这消息无疑晴天霹雳,万里高空上,我陷入了和云层一样深厚的迷惘。从理性层面讲,作为公司员工家属,当然应该理解并坚定支持公司政策。成为华为家属多年,我们一向配合公司各个方面的管理规定,尤其在疫情防控这样重大的非常时期,个人情绪只能服从大局。

  但此刻我们已经身在飞往迪拜的飞机上,下机后,我和孩子如何安顿,何去何从?抱怨和恼怒于事无补。短暂迷茫焦虑后,我迅速冷静下来。也许因为我带着孩子,我是他们的母亲,如果我乱了阵脚,只会让孩子无所依傍。婚后多年,如我一般的华为家属们,已经习惯了大事小事自己搞定,独立扛起照顾家庭养育孩子的种种大小事务。此刻,我暗自庆幸,幸亏自己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,对外国不是陌生懵懂。心中有了打算,我立刻紧急联系迪拜的朋友,请她帮忙订好酒店。同时安慰自己“既来之则安之,就当是带孩子到迪拜旅游吧。”

  就这样,我们三人在迪拜暂时“住下”,没想到,这一住就是三周,此时,已近二月末。因各种原因,在迪拜期间,我们不得不拖着大包小包,奔波迁移,辗转更换了五家酒店。在迪拜语言不通举目无亲,生活无疑是单调的。我平时几乎不出门,偶尔跟朋友小聚片刻就算是最大的社交活动。但是一想到离丈夫距离更近了,心里也得到一些安慰。一个女人拖着两个孩子,他们一个九岁,一个才六岁,在异国他乡,又是疫情期间,文化差异,生活习惯的碰撞等等……说实话,感觉自己很不容易,就这样熬过了三周,不知道怎么过来的。